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外商并购开始大行其道着手整合中国投资

  中国吸收外商投资曾经的迅猛增长开始停滞;外商新建工业项目大幅减少;外商投资设立新企业也开始大幅下降。此时,外商并购开始大行其道。 
 
  在中国诸多行业的产能被认为过剩之时,外商正选择以并购的方式进行整合。全国工商联并购公会常务理事费国平说:“如今,选择兼并行业领头的中资企业或者收购合资企业中方股权的并购行为很活跃。这样做既可以消灭对手,又能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也可免去新建投资项目 3到5 年的投资期。并购是快速进入很多产业和行业的最佳途径。” 
 
  中国现在已成为仅次于日本和澳大利亚的亚太第三大并购市场。2006 年上半年,中国并购交易额达到410亿美元,同比增长 71%。其中,外企对华的并购投资金额达到128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金融领域、国企转让的非核心资产及低价转让的基础设施等成为外企投资的热点。
 
  如此迅猛增长的并购交易在几年前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几年前我们开始成立并购公会,开展这项研究时,很少有人对此感兴趣。当时的中国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不仅企业包袱重,企业的管理治理水平也不行,企业竞争能力自然很差,难以引起外资收购的兴趣。” 费国平说。
 
  今年上半年,中国吸收的实际使用外资金额284.28 亿美元,同比下降 0.47%。6月当月下滑的幅度更大,这一个月,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4091家,同比下降14.32%;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4.39亿美元,同比下降12.23%。 
 
  天道并购网的CEO 俞铁成说,绿地投资(直接设厂设立新公司的投资方式)和股权收购在中国的此消彼长是非常明显的;并购的增多,自然会减少外资在华设立新企业的需求。 
 
  如今,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中国企业的竞争能力和行业地位都得到了大幅提高,这为外资并购加速奠定了基础。“其实从几年前开始,合资企业中的外资方就越来越多地有了收购中资方股权的需求,逐步把很多合资企业消化变成了外资企业。只是现在变得更加的彻底,尤其是那些做产业型的企业,就直接瞄准中国同行业中的领先者,进行收购。”俞铁成说,“比如德国公司收购洛阳轴承,如果他自己在中国再建一个轴承厂,自然就加剧了市场的竞争。那么按照经济学的理论,应该是收购现有同行是最佳的方案,最佳选择。”
 
  而同时,中国大量行业的集中度太低,很多企业都为价格战而耗费太多的精力,也为外资并购创造了条件。“大量的价格战让很多中资企业根本无暇顾及研发和创新,这就让外资并购有了机会。”费国平说。
 
  俞铁成说他的很多客户对国有企业很感兴趣,“比如上海大电气,下面就有很多很不错的生产企业。”不过上海政府方面的态度很强势,加之中央政府方面担心许多产业的并购会威胁到产业安全,所以这样的并购总是困难重重。 
 
  现在越来越多的产业都称自己为“命脉产业”而对外资并购表示排斥。
 
  与此同时,外商内部自身投资组合的调整也在进行中。 
 
  两年前开始将工厂搬离上海的联合利华,如今已将所有工厂全部搬迁至安徽,虽然他们为此支付了一笔不菲的员工安置费。 
 
  随着商务成本的提高,外商开始将投资更多地安排到了中西部更低成本的地区。 
 
  天道并购网的CEO 俞铁成说,这是产业梯度转移的必然结果。随着中国经济整体快速发展,这样的趋势也逐渐向全国延伸。一些已经在中国投资的制造业,开始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 
 
  不好的消息是,中国部分产业开始向其他国家转移。 
 
  来自福建鞋业协会的消息称,在中国境内的50 家制鞋厂计划将工厂转移到印尼,投资估计达 1.5亿美元,并将为印尼提供至少5 万个新工作岗位。福建鞋业协会内部人士表示,印尼已经成为从中国转移鞋厂的最主要目的地。
 
  而俞铁成接触的很多客户告诉他,相比于中国,他们更倾向于印度。“他们都是些来自欧美的大型工业投资基金,除了 IT 业,印度在很多传统制造业方面仍处于起步阶段,显示了比中国更为广阔的成长空间。”
 
  来源:经济观察报网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华必信集团 技术支持:东莞网络公司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