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出口退税调整究竟动了谁的奶酪

  从7月1日起,我国实行新的出口退税政策,被政策削减了利润空间的部分出口企业在千方百计地化解损失的同时,一场更为激烈的强者生存、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在所难免。与此同时,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整也会让老百姓感受到变化:手中持有的理财产品要做适度调整,国内市场上选购的商品将会品种增多而价格优惠。但就业机会的减少也会让人感到担忧。 
  政策动了企业出口利润奶酪
 
  此次出口退税政策调整涉及2831项商品,约占海关税则中全部商品总数的37%。在广东佛山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陶瓷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陶瓷的出口退税率降至5%,这意味着,原来企业1个月出口4000万元就有320万元的利润没了!”政策之变动了企业出口利润的奶酪。 
 
  为鼓励企业更多地出口,我国实行出口退税政策已有20多年,即国家对已经报关离境的出口货物,在出口前生产和流通各环节已经缴纳的国内增值税或者消费税等间接税的税款,退还给出口企业。我国不少外贸企业的主要利润就来源于政府每年的退税款。 
 
  此次出口退税政策调整主旨在于减少贸易顺差,对于相当多的出口企业就意味着利润的直接减少。据悉,不少出口企业赶在政策“断奶”前,加班赶货,抢关出口,导致了今年5月份贸易顺差急剧上扬。 
 
  纺织行业是我国巨额贸易顺差的主要创造者,去年我国纺织行业贸易顺差达1292亿美元,占贸易总顺差的71%。因此,在出口退税政策调整中,纺织行业首当其冲。 
 
  自出口退税政策一公布,广东省丝绸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勇力就立即组织人员对订单成本进行重新核算。“7月1日前签的订单,是按照原来退税率来计算成本的,现在退税率进一步下调,已签的订单在7月1日后出口将会直接导致至少几百万元人民币的损失。”王勇力说,“更为严峻的是,今年下半年接的单将主要靠提价来消化因退税变化而损失的利润,客户如不接受将会失去一定的市场份额,全年出口形势不容乐观。” 
 
  据专业人士测算,出口退税率每下降一个百分点,纺织行业的营业利润就将下降约4%。此次服装、鞋帽等出口退税率由13%调整至11%,粘胶纤维由11%调整至5%。而去年全国纺织行业的平均利润只有3%。不仅是纺织行业,化工、造纸、家具、钢材、水泥等行业都被列入此次调整的范围,都会或多或少、或早或晚地感受到这种利润减少带来的阵痛。 
 
  据悉,不少行业的企业已在酝酿提价,有的先期已于5月份便开始提价了。 
 
  调整释放信号企业因势而动 
 
  政策之变传递着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的强烈信号。一是限制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商品的出口,553项此类商品的出口退税政策被取消;一是尽量减少贸易摩擦,提升产品高附加值,2268项此类商品的出口退税率进一步降低。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分析指出,国家运用出口退税政策来调整出口结构和促进产业整合将成为大势所趋。肖鹞飞指出,那种自身技术含量偏低、产品替代性较强、以低价形式出口、以扩产方式带动业绩提升的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企业提高产品技术含量和档次、走内涵式增长道路的转型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出口退税下调将加速行业洗牌,通过优胜劣汰,优势企业将更能做大做强。行业内的优势企业应借机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转变出口模式。 
 
  而对于钢材、水泥等行业,在出口退税率持续下降、取消甚至增加关税的宏观政策指引下,这些行业中的龙头企业应加速重组,加快产品更新换代步伐,挖掘国内市场潜力,完善产业链,找到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途径。 
 
  政策之变将影响到百姓生活 
 
  在市场经济中,经济政策的变化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人们的生活或多或少地会感受到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带来的变化。 
 
  今年5岁的晓晓每年都巴望着参加广交会的妈妈从展会上带回一些新奇的玩具,这些出口的玩具是身边的小朋友没见过也买不到的。可今后更多新奇的玩具将在普通的玩具商场里买到。 
 
  我国是玩具生产和出口大国,全国玩具产量占世界份额的三分之一,年产值达1000多亿元人民币。仅广东省玩具企业就有4500多家,占全国的75%以上。广州市玩具和礼品协会秘书长王铁告诉记者,为了消化较大的产能,在出口获利上受限的企业已开始在国内寻求内销渠道。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陈万灵分析认为,由于出口利润减少,附加值较低的商品如皮革家具、服装鞋帽、陶瓷玻璃、玩具钟表等首先就会在国内找市场,这将直接带来市场上商品更加丰富。与此同时,这也将使国内同类商品的市场竞争加剧,引发价格战在所难免。国内消费者将从中受益。 
 
  “消费者手中持有的股票或购买的基金也将因出口退税政策之变做出适度的调整。”陈万灵认为,出口退税政策必然会对国内股票市场产生影响,但影响程度因股市板块而异。如出口商品取消了退税的上市公司受影响程度较大,而出口商品降低了退税率的上市公司则受到影响有限。各企业对外贸依存度高低以及企业产品内销和外销两者所占比重也决定着上市公司受影响的程度。 
 
  肖鹞飞认为,过去依靠出口退税艰难为生的出口企业,一旦政策“断奶”,将面临减产或关门的困境。企业化解出口退税政策的能力将成为至关重要的因素。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华必信集团 技术支持:东莞网络公司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