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美国自身经济不景气 不要拿人民币当“事”说

  中国在对美贸易中拥有巨大的顺差,对美国制造业造成强大压力,但如因此将美国制造业乃至于全球经济出现的问题都归咎于中国,则无疑是危言耸听
 
  美各界辩论人民币币值 莫拿人民币汇率当“事”说
 
  随着美国大选年的临近,美国一些政客又开始打“中国牌”了,不过这次不像前几年那样,把中国描述成美国未来的竞争对手和潜在的军事威胁,也不是说中国经济快要崩溃了,而是利用选民对当前生活水平下降的不满,把攻击矛头转向了国内经济,将美中贸易逆差和中国人民币汇率当作箭靶,指责中国的货币政策导致美国失业率上升,以掩盖由于美国近年外交、政治、军事、经济政策上的失误,引发的种种矛盾和困难。
 
  近来,美国各界在有关是否应当要求中国调整人民币币值的辩论有愈演愈烈之势。“人民币值钱了”是目前全球瞩目的话题,一方面布什政府和美国国会要求人民币自由浮动的呼声越来越高。另一方面,很多著名的学者和机构都表示,人民币自由浮动会带来不良后果。
 
  议员发难联名写信
 
  不久前,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16名议员联名写信给布什总统,敦促布什政府动用所有可以使用的手段、迫使中国停止通过操纵人民币汇率来推动出口
 
  不久前,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16名议员联名写信给布什总统,敦促布什政府动用所有可以使用的手段、迫使中国停止通过操纵人民币汇率来推动出口。议案特别要求财政部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提高关税,以抵消这些进口货由于人民币币值过低所享有的优势。这项议案还指责日本、韩国也在操纵它们的汇率,并呼吁对这些国家实行贸易制裁。
 
  这项议案的发起人之一、来自宾州的共和党众议员英格利希歪曲说:“中国的外汇政策完全不符合自由公正的贸易原则,因此,必须向中国明确指出,如果它们希望参与全球经济,必须遵守常规。”在这之前,几位美国参议员也提出了一项议案,要求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实施27.5%的关税,以降低中国产品的优势。
 
  此外,来自康涅迪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利伯曼也提出了一项27.5%提案,要求布什政府通过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以及其他一些措施,迫使中国、日本、韩国停止操纵汇率。
 
  另外,由80多个美国贸易协会组成、代表美国最大的制造业和农业团体利益的“健全美元同盟”前不久也表示,将考虑提请布什政府就中国的人民币汇率问题进行301条款调查,以迫使人民币升值。
 
  与此同时,布什政府也在针对这个问题积极采取对策。商务部长埃文斯9月15日宣布,将成立一个打击不公平贸易手段的工作小组,专门跟踪、发现和打击非法倾销和出口补贴等不公平的贸易手段。这个小组的成员将密切监视竞争对手的经济数据,对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展开调查。这些动向反映了美国国内对于制造业就业机会大量流失的担忧。美国目前的失业率为6.2%,有900多万人没有工作,自从布什上台以来,美国大约有300万个工作岗位消失,其中250多万个来自制造业。
 
  总统布什也公开表态说,美国相信货币应该由市场来控制,并真实反映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状况,而中国的货币政策被政府操纵,对美国并不公平。事实上,中国的人民币币值升降有其自身的规律,也与国内经济有密切关系,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在国内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寻找替罪羊的游戏由来已久,而中国只不过是这次游戏中新出现的一只无辜羔羊。
 
  美国只关心自身利益
 
  就美国方面来说,指责人民币低估的主要依据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中国对美存在巨额贸易顺差,二是中国的外汇储备增长迅速,三是在美元对西方主要货币持续贬值的情况下,人民币由于采取紧盯美元的币汇制度,对美元汇率保持不变
 
  争端来自汇率,但实质仍在于贸易。随着美国制造业在过去30年逐渐萎缩,贸易引发的争端一直不绝于耳。上一世纪70和80年代,日本经济的崛起,美国曾惊呼日本将买下整个美国,这种担心直到日本陷入持续的通货紧缩才告一段落。在90年代,当北美自由贸易区的议题出现时,墨西哥又成了美国的新假想敌。1992年的总统大选时,独立候选人佩罗就声称他已经听到了墨西哥“巨大的吸吮声”,这一说法曾风行一时。直到10年过去后,中国进入美国的视野,成为新的替罪羔羊,墨西哥才摆脱了这一纠缠。
 
  美国议员特别关心本选区内的民情。南卡罗莱纳等几个盛产纺织品的州特别担心2005之后,中国纺织品将不再受美国进口配额的限制,他们那里的纺织业将会受到中国产品的冲击,因此希望政府限制中国纺织品进口。美国只关心本国的利益,这一点无可非议,但得了好处不说话,自身的政策出了问题就转嫁损失,也实在不公平。
 
  无庸讳言,中国在对美贸易中拥有巨大的顺差,并对美国制造业造成强大压力。但是,如果因此将美国制造业乃至于全球经济问题都归咎于中国,则无疑是过分危言耸听。
 
  首先一个误区是中国并未针对美国而将人民币贬值。中国现行汇率不完全取决于市场力量,但这一制度是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就行使多年,并对稳定亚太经济、逐渐与国际接轨作出过贡献。其次,中国在竞争中胜出,主要的原因仍在于廉价的劳动力、不断更新的技术、对基础建设的投入以及不断改善的管理措施和人力资源合理运用等,这也是经济学家们公认的事实。
 
  正如美国经济界权威人士所说,中国这台“出口机器”的动力更多来自美国等发达国家。更公平地说,美日等发达国家的企业从中国的贸易增长中分享到了更大的份额。美国制造业面临压力时,其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正因为中国的发展而获利丰厚,并进而增强了其竞争能力。
 
  目前在美国经济界和金融界对美国经济前景的看法明显分为两派,一派乐观地认为最新的经济数据似乎显示美经济复苏力度在增强,股票市场已经重整旗鼓,统计学家也上调了对今年下半年GDP增长的预测。他们的主要依据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最近宣布,2001年3月开始的经济衰退已经结束,经济低潮阶段的结束标志着商业周期上升阶段的开始。
 
  乐观派看好美国经济前景的主要理由有四:一是2003年美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4%,远远高于第一季度的1.4%。二是低利率使消费者个人支出增加,汽车和新房出售都上升了4%左右。三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中有413家公司报告他们的收入,至少有86%的公司达到或超过预期水平,第二季度收益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9.1%。四是就业市场正在好转,第一次申报失业的人数持续下降,近期连续低于40万人,招工指数增加3个百分点是经济复苏的另一个重要迹象。
 
  经济前景并不乐观
 
  一些著名的金融界人士得出的共同结论是:美国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几乎没有可能。他们普遍认为,为了明年的总统大选,布什政府会不惜一切代价,把美国经济刺激起来
 
  但是,少数经济学家在冷静地分析了目前的世界经济形势后表示,除了中国等少数国家以外,他们并不看好美国,同时也不看好全球今年和明年经济发展前景。他们的主要依据是,世界整体局势仍动荡不定,一些热点问题随时有爆发的可能,作为世界经济的重要支柱,美国经济暗藏着许多危机。在美国国内,今年国防支出达到自1951年以来的最大增幅,在国防支出的推动下,联邦政府的支出和投资第二季度上升了25%多,而第一季度只增加了0.7%,如此举债繁荣绝非好事。
 
  华尔街著名的雷曼兄弟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江平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经济近期出现的复苏现象是布什政府“拼命打强心针”的结果,他一味增加福利,过分强调消费,举债度日,根本没有考虑量入为出。布什政府这样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争取明年大选的选票,但这是一步很危险的棋,很有可能把风险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经济伙伴身上。他认为,新技术和自动化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和应用,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和人们的生活水平,但大量的人工劳动都从富国转移到第三国,这对美国经济打击非常大,美国经济如果要再发展,势必继续大量裁员。美国经济要康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布什一味打针和下猛药,拔苗助长的结果很可能适得其反,前景很难预料。
 
  一些著名的金融界人士得出的共同结论是:美国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几乎没有可能,迅速衰退仍有可能,最大的可能是长期、缓慢、低速、持续增长。他们普遍认为,为了明年的总统大选,布什政府会不惜一切代价,把美国经济刺激起来,通过减税、控制货币利息、增加支出、减少政府收入等手段,让老百姓先过上好日子。但这些措施都是在90年代泡沫经济的基础上实施的,财富分配不公,失业率增加等问题积重难返。因此,看世界经济和美国经济,从根子上看问题太多,后遗症非常严重,绝不可盲目乐观。
 
  人民币升值虽然可以减低美国制造业的压力,增加人民就业的机会,但是人民币升值对美国经济也有不少杀伤力。原因有三,一是美国人民必须以较高的价格购买日用消费品,二是美国在中国的厂商营利会大幅度减少,三是中国如果减少购买美国国债,有损替美国庞大的财政赤字融资的重要渠道,若没有了中国的资金涌入,美国联邦债券的利率必定高涨,进一步伤害和影响美国软弱无力的经济复苏。
 
  中国货币政策值得赞扬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名经济学家斯蒂克利茨说,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要求中国允许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自由浮动是错误的,会对中国不利
 
  近来,美国也有很多知名学者和机构指出,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会带来不良后果。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名经济学家斯蒂克利茨说,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要求中国允许人民币
 
  在国际市场上自由浮动是错误的,会对中国不利。他强调,这样做会使中国面临国际金融市场上的风险,使中国经济付出很高的代价。不过,他建议中国把人民币与几种主要货币挂钩,而不是仅仅与美元挂钩。
 
  世界最大的信用等级评级公司标准普尔负责亚洲政府和公司评级的执行董事长格林向记者表示,人民币升值将使得面临不少困难的中国银行体系承受额外的压力,如果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并放松对资本进出的控制,中国政府的信用评级“毫无疑问将面临下调的压力”。让人民币与美元脱钩是危险的,会危及中国的信用等级和国有银行,因为国有银行还无法应付汇率的改变。跨国银行汇丰银行日前也表示支持中国维持汇率稳定的政策。汇丰银行的董事长埃尔登说,“现在还不是让人民币自由浮动的适当时机,不能在金融市场不稳定的时候改变汇率政策”。
 
  代表美国大企业声音的《华尔街日报》9月底指出,中美之间出现较大逆差是两国经贸关系日益密切的产物,不必对贸易赤字大惊小怪,因为中美贸易有很强的互补性,仅民用飞机、半导体、工业机械和电信设备这四大类产品的对华出口过去4年就增长了37.4%,为美国企业带来了巨大利润。该报发表社论强调,中国不是日本,中国是在不折不扣地落实世贸组织的规定,中国正在努力增加进口,日益缩小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
 
  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迪莱表示,不希望国会与中国展开一场贸易战。迪莱认为,在货币币值问题上的争执最好由白宫和政府来处理。同时,代表300万公司企业的美国商会也告诫说,不要在贸易问题上激怒中国。北京在遵守世贸组织规定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中国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即使有问题,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应当是最后的选择。
 
  美中经济与安全事务审查委员会沃尔兹博士认为,在总统竞选活动中,美国工会和一些民主党人士势必在美中贸易不平衡问题上大做文章,这是不足为奇的,因为美国政治本身就是不同地域之间的争斗,或者说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州和以农业为主的州之间的较量。如今,那些出口农业产品的州不出声音了,但对丧失了制造业机会的州来说,同中国的贸易不平衡就是很大的问题。因此,美中贸易问题只是竞选中的问题之一,“没有任何总统候选人会仅仅因为中国政策当选或落选”,但拿中国“说事”,则是大选中常遇到的问题之一。
 
  此间政界人士分析,人民币升值是一柄双刃剑,倘若人民币升值,全球资金流动方向很可能会出现大逆转。对美国企业界而言,升值并非都是好事。但此时美国舆论明知故犯地炒作人民币汇率问题,一方面是反映不同阶层的声音,另一方面从布什外交层次需要来看,要求人民币升值,以争取经济上的利益,也在为争取选民的支持铺路,其背后动机不难理解。
 
  押注人民币升值还需三思
 
  对多数美国投资者来说,持有中国概念的共同基金是最便捷的途径。但也有人士提醒,投资货币的风险历来很大,因为变数太多,特别是那些想靠押注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扬而发大财的投资者,应当三思而后行
 
  对全球的专业投资者来说,在看到中国正承受外界越来越大的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的情况下,增持人民币资产,包括货币、共同基金和股票,希望能在一夜之间暴富。
 
  由于美国制造业仍在裁员,这既是政治问题,也是热门的经济问题,同时也是专业投资者热衷于将资金投入中国境内股市,以及中国侨民在境内购买房地产、黄金、股票和债券的重要原因。
 
  美国财长斯诺访问中国后,虽然没有得到人民币升值的明确答复,但从长期看,作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承诺的一部分,中国有可能在2008年之前使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据此,美国金融界许多交易所的会员也预计,中国有可能提前采取行动。
 
  纽约证券交易所权威人士分析,中国最可能采取的做法是:中国将逐步扩大人民币兑换美元的交易区间。若果真如此,人民币会立刻上涨至区间的最高点。没有人能确定中国最初会将汇率浮动区间扩大到何种程度,以及中国何时决定使人民币汇率完全自由浮动,但专业人士预言,“中国最早将在明年有动作”。
 
  在汇率自由浮动的情况下,假如人民币兑美元上升至5元,即升值近40%,其结果是:今日投入1美元,届时将相当于1.66美元,平均回报率为14%。专门从事海外市场业务的美国投资家吉姆说,重估人民币币值的时刻正在到来,这是不可避免的。实际上,大量资金已经涌入中国境内。据美国市场调查公司利伯透露,至7月底,他们就了解到仅“共同基金”到7月底就流入中国境内2亿多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580万美元增加近3倍。这些资金几乎都是在今年5月至7月之间完成交易的,当时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猜测正在升温。
 
  此间金融界人士认为,对人民币的投资方式有许多,美国投资者不能直接持有人民币,但提供外币储蓄账户和存单的everbank.com绕过了这一管制。他们的做法是把人民币储蓄账户改成为所谓的货币管理合约,即有关在未来按某个价格买入或卖出人民币的协议。此方式的最低投资额为1万美元。在纽约,在e鄄verbank.com推出人民币计价的储蓄账户两个月内,就有超过1200万美元的资金流入。
 
  除此之外,美国投资者还能通过持有中国股票和中国共同基金从人民币升值重估中获取利益。目前已有30多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其中许多是大企业,如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公共事业企业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等。其它则是小企业,交易也不频繁。
 
  中国境内股市受上半年“非典”影响一度表现低迷,但近期颇为活跃。纽约银行ADR指数8月份上升了6.95%,今年指数累计上涨32.24%。对多数美国投资者来说,持有中国概念的共同基金是最便捷的途径。但也有人士提醒,投资货币的风险历来很大,因为变数太多,特别是那些想靠押注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扬而发大财的投资者,应当三思而后行。
 
  最后,既然提到货币,势必会问到货币的走向。华尔街普遍认为,从世界主要货币发展趋势来看,美元最终要贬值,贬值是长期的,升值是短暂的。人民币在短期内会稳定,其表现比其它货币都好。在未来一、两年内,加元、澳元和新西兰元前景看好,再其次是日元。欧元总的趋势是向上走,但要时刻打个问号,处处要小心,因为在这个地区内政策多元化,贫富不均,勤懒不分,欧元的表现必然是缺少活力,升升落落。
 
  中美经贸现状(链接)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02年中国对美出口排在前五项的商品分别是杂项制品(18.44%)、办公用机械及自动数据处理设备(11.7%)、电信及声音的录制及重放装置设备(10.74%)、鞋靴(8.7%)、电力机械器具(8.09%)。单从以上数据来看,中国近年来对美出口以纺织服装为主的经贸格局已经开始发生变化,计算机通信类产品的出口份额在上升。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中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的主流仍然是加工贸易方式,具体说加工贸易方式出口额占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总额的89.65%,因此中国对美出口实质上仍然是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
 
  而根据美中商务中心的统计,1997—2001年美国对华出口的20种主要产品中,出口额排在前5位的分别是:飞机、通信设备、显像管、含油种、以及自动数据处理机器。美对华产品出口明显属于高技术设计与营销为主的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产品以及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农产品。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华必信集团 技术支持:东莞网络公司动点